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爱你隋遇而安💕🔻简介:我叫赵南安南安难安一生艰

发布日期:2019-10-09 02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以为我的爱情可以随遇而安,却不想因为身份错位,被摘掉子宫,染上艾滋病毒而颠沛流离……

  我是肌肤胜雪,面容姣好的女孩,却从不曾留过一日长发,也不曾穿过一次裙子。

  从小穿着男孩的衣服,不敢轻易表达喜怒,怕脸颊上露出清新甜美的梨涡,让人瞧出了破绽。

  他是我灰色年少时期明媚灿烂的一盏灯,我幻想着某一日,我也可以长发齐腰,穿雪白的婚纱,脸上梨涡绽放,因为他跟我说,“我愿意。”

  那日,我被母亲扒光衣服绑在餐椅上,她本来只是冷然的模样,彼时却疯如魔鬼,她手中的马鞭抽在我的身上,发出刺破空气的脆响,她要我说出那个男孩的名字。

  那马鞭一鞭鞭并没有打着我的肉身,而是打在我珍藏着的名字上,那个名字密密麻麻的刻在我的心房,被马鞭抽得血肉模糊,破败不堪。

  母亲面目狰狞的朝我怒吼,“你给我记住!你不是女孩!我花那么多钱培养你,不是让你做女孩的!你是男孩!任何一个男孩,你都不能喜欢!否则!我和你都一起去死!否则!我就打死你!然后去死!”

  我瑟瑟发抖的望着母亲,不甘心的试探着,九龙心水论坛,“那……那我……什么时候可以喜欢他?”

  母亲的手比之前下得更重,“永远都不可能!否则我们都得死!你这个不知羞耻只知道勾引男人的***!就知道一心想着勾引男人!”

  我望着那个从未对我笑过的母亲,眼泪早已习惯了流进心里,我咽下的每一滴泪,都好悲伤。

  被打的第二天,便是我16岁的生日,我第一次穿上了黑色西装礼服,被父亲接回赵家,他要让海城的名流认识我。

  我的身份终于得到了赵家的承认,因为我是赵家唯一的“儿子”,更是唯一一个孩子。

  我被父亲带去和宾客打招呼,我对每个人只是淡淡勾了嘴角,高冷而清傲的和他们保持距离,不让任何人碰到我的身体,哪怕一分一毫。

  那女孩抱住我,撒娇的,亲昵的喊我名字,“南安,南安,我好想你,我们都一个暑假没见了,快快快,我介绍我哥哥给你认识!隋遇,隋遇,快过来!”

  我转脸过去看到了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礼服的男孩,他长身玉立,眉目清隽朗朗,他的眼睛里住着星星,那样的明亮。

  他朝着我走过来,手中的香槟轻轻碰在我手中的香槟杯上,他没有对我笑,只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我,像是在审视我是否可以做个合格的妹夫,“你是赵南安?”

  我那颗满是“隋遇”名字的心,疯狂的跳动着,却因为被打后的伤口不停拉扯,顿时鲜血淋漓起来。

  他已经忘记了我,忘记他曾经背过我,忘记了他给过我一直都难以触碰到的温暖……

  我终于可以轻易见到隋遇,了解他的生活,我和他像是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,而今不过是久别重逢。

  我们可以一起偷偷喝酒;可以翻身上马,一较高下;可以拿起射击,靶靶十环;我们还可以分别坐在棋盘对岸,静静对弈,一坐就是一天。

  他会肆无忌惮的揽着我的肩膀,把我介绍给他的哥们,“这是我的好兄弟!赵南安!”

  那时候,我多想靠在他的肩头,可我只能握起拳头,和他的拳头碰在一起,学他的潇洒桀骜。

  “我不知道什么算不伤害,但是我不会给她一点点暗示,如果她会受伤,你不能怪我。”

  我喜欢隋遇不是没有理由,他是骄傲到自负的一个人,可我在他那儿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和照拂。

  他每次约我,都会先问我的意见,“南安,这个周末你怎么安排?有没有想玩的项目?”

  我只要站在他的身边,就能感受到被艳阳烘烤的暖柔,我那颗冰封千层的心,一点点在他身旁化成了水。

  17岁生日的前一天,隋辛拉着隋遇要提前一天给我过生日,说是不想跟别人人分享我的生日,只有我们三个人。

  隋遇却捧起了我的脸,他眼帘上的黑色睫毛像两片漂亮的扇子,一下一下的扇着,包间里偏暗的灯光却疯了一般都灌进他黑色眼瞳里,一下子好亮好亮,全是璀璨的星光,那些光芒瞬间照进了我的心海。

  他重重的叹息一声,“南安,你真好看,你要是个女孩,该有多好看啊?苏伦昨天告诉我,他已经要被你掰弯了,他不敢见你,怕再和你混在一起,性取向要出问题了。”

  当他说出“你要是个女孩,该多好看啊”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没用了,不受控制的跳出了胸腔。

  他看着我,晃了晃脑袋,对我说,“你可别真被那些***算计了,现在这个社会,什么人没有?我就算让你娶我妹妹,也不能让你弯了。”

  我不敢动一下,只能静静的看着他,他捧着我脸的手突然一紧,那张俊逸到非凡的脸离我越来越近,他的唇,那样毫无预兆却期盼已久的落在了我的额头。

  他醉了,抱着我,说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兄弟,以后每一个生日,都要提前一天,单独给我过,不和任何人分享我的生日。

  我任由他抱着我,眼泪在我的心里积攒了十七年,在他的怀里,无所顾忌的流了出来。

  我终于开始期盼那个曾经让我觉得满是屈辱的生日。因为我和隋家兄妹关系很近,隋氏和赵氏的生意慢慢开始合作着。

  我想,她大概也怕纸包不住火,她要的是赵氏股权慢慢转让给我,她要让父亲对她服软。

  我再也不想每一个生日都要跟母亲下跪,听她一堆侮辱言语后还要跟她说对不起。

  我喜欢的隋遇,隋遇去年考大学也没有出国,他的周末和谁过?谁陪他下棋?谁陪他喝酒?谁陪他骑马,射击?

  我不想任何人取代我的位置,哪怕只能做兄弟,我也希望这些事,我可以陪他做一辈子。

  我看着隋遇的脸,看着他的眼睛,他焦急的样子让我误以为他在喜欢我,他家庭条件那么好,为什么没有出国?是不是也是因为我还在国内?

  我总是这样幻想些没边没际的事情,他怎么会喜欢我?我现在的身份,是个男孩。

  说完,我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,原来在国内的日子即便屈辱,我还是想见到隋遇,我如此喜欢他。

  我点了点头,我只能努力,那所全国文科分数最高的学府,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。

  隋遇知道后,竟忘了去安慰隋辛,而是用他的手掌兜住我的头,压得紧紧的,狠狠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,鼻腔里骄傲的“哼”了一声。

  我迅速低下头,脸滚烫滚烫的,耳根子烧到不行,我感觉再继续下去,脑子要烧坏了。

  但在得知我考上D大后乱了阵脚,她不放心我去最高学府,怕有才华和颜值的女孩追求我,于是拉出她的父亲隋唐,到赵家提亲,姿态强硬的要和我先订婚。

  我嘴角淡淡勾起,看着坐在我对面的母亲,她的笑容从未给过我,她不知道自己说出的话会变成刀子,刺伤我吧?

  她只要我得到赵家的股份,她连我的痛苦都从未在乎过,又怎么可能在乎我的意愿和幸福?我就算孤独终老,无依无靠,她也不会在乎。

  可是,母亲低估了隋唐宠爱女儿的程度,隋家这块铁板,不是她这种女人能踢得动的。

  隋唐西装革履,慢悠悠的喝着茶,眼角明明带着笑意,出口的话却句句威胁,“这个婚,我看只能定了,若不然,赵氏可能将在一年内破产,不然可以试试?我隋唐做军火生意起家,江湖习气略重,还望赵先生见谅。”隋辛不敢看我,她知道这样逼我,会显得卑鄙,她也想做个坦荡的女子。

  他们谈论很久,最终我鼓起勇气,叹息一声,“那就破产吧,反正我并不算赵家什么人。”全文在w微:cheer12399



上一篇:昔日“难安村”变成如今的“示范村” 土地确权后的“南安经验” 下一篇:我叫赵南安南安难安一生艰难不得安生。不看真会后悔